政協委員建議:將兒童安全教育納入九年義務教育課程體系;落實四部委意見,出台權威的防性侵教育教案;完善立法保護,廢除嫖宿幼女罪等
  法治周末見習記者 仇飛
  在醫院中,當渾身是傷、失去了排尿器官的素媛慢慢睜開眼睛時,看著仿佛一夜憔悴的爸爸媽媽,素媛用弱弱的聲音問:“我是抓住壞叔叔了嗎?爸爸,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這是2013年(第34屆)韓國電影青龍獎最佳影片《許願》中的一幕,影片講述了未成年女孩素媛遭遇性侵後如何直面生活中的諸多壓力以及整個家庭如何走出陰霾的故事。
  然而,電影中女童遭遇性侵的案件也找到了現實的回應——由“女童項目”作出的《2013年兒童安全教育及相關性侵案件情況報告》顯示,2013年以來,性侵兒童的惡性案件在全國各地呈持續高髮狀態,去年一年間被媒體曝光的案件就高達125起,平均2.92天就曝光一起,其中受害者8至14歲居多。
  如此高頻率曝光的兒童性侵案件,同樣引起了兩會代表、委員的關註。在3月3日開幕的全國政協會議上,三位政協委員拿出了類似的提案:將兒童安全教育納入九年義務教育課程體系;落實四部委意見,出台權威的防性侵教育教案;完善立法保護,廢除嫖宿幼女罪等。
  報告稱“兒童安全堪憂”
  據“女童保護”項目發起人孫雪梅介紹,在公開報道的2013年性侵兒童案件中,教師是曝光最多的犯案群體,達到33起;校長作案達到10起,列第三位,官員作案達到6起。
  這嚴重衝擊了社會的心理道德底線,對未成年人及其監護人的安全感產生了相當負面的影響。
  北京海澱法院未成年人案件審判庭庭長游濤則在其新浪微博中表示,審判實踐中,性侵幼女案主要為鄰裡或小伙伴成年長者,家長監護不到位給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機,尤其是跟隨父母外出打工的幼女易受到侵害。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中國社會工作研究中心副主任童小軍指出,現在社會需要改變兩個錯誤認識,建立兒童保護意識:“第一,性侵的受害者並非只有成年人。據我所知的案例,中國受害兒童的最低年齡是3歲,國外甚至有不到1歲的受害者案例。第二,不是只有別人家的孩子才會被性侵。根據國外和我國的統計,60%至70%的性侵兒童案件都是熟人作案。”
  2013年下半年,“女童保護”項目在貴州、雲南、北京、廣東、湖北、江蘇、山東等省市城鄉地區的15所學校進行了兒童防性侵情況的問卷調查。
  該項目對235名小學男生、219名小學女生進行的調查顯示,僅有17.58%的孩子知道什麼是“性教育”,60.88%的孩子不知道何為性教育,21.54%的孩子選擇“似懂非懂(知道一點點)”。受訪孩子的父母職業依次為:40.00%是在外打工者,33.48%為農民,13.26%是個體戶或商人,2.47%為公務員,1.12%為教師,其他占9.66%。
  報告稱,當面對問題“如果遇到有人不經你和家人允許,要摸你或脫你衣服,你知道該如何求助和自救嗎”,有23.6%的孩子選擇了“不知道”。並且選擇“會”的76.4%中,有占總數44.30%的孩子選擇了“大聲呼喊”。
  但實際上,國內外防性侵專家都強調,性侵犯罪可能發生的地域有公眾場合和密閉偏僻場所兩類,如果兒童在後者的情況下大聲呼喊,可能會導致犯罪者起意殺害孩子。由於缺乏系統、科學的授課,兒童這種對防性侵知識粗淺的一知半解,可能在特定情況下危及自身安全,造成惡性後果。
  在“女童保護”項目訪問的114名教師中,45.13%從沒有對學生開展過性教育;而在902名受訪家長中,對孩子進行過性教育的僅占35.92%,沒有的達64.08%。
  防性侵教材教案仍存空白
  2013年9月,教育部、公安部、共青團中央、全國婦聯四部門聯合下發了《關於做好預防少年兒童遭受性侵工作的意見》,意見明確指出“要通過課堂教學、編髮手冊等形式開展性知識教育,教育女學生瞭解預防性侵犯的知識,遭遇性侵犯後懂得如何尋求幫助”。
  “但目前,我國還沒有一部經過專家撰寫、科學論證的全國性防性侵教材教案,這一領域仍存在空白。因此,雖然廣東等地方教育部門陸續出台了性教育或防性侵的讀本,但仍缺乏權威性、標準性、可推廣性,導致兒童安全教育的地方實踐只能停留在一地、甚至可能是一屆教育部門主管領導的任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曹義孫說。
  曹義孫建議,應儘快研究出台全國性的權威防性侵課本、教案,填補教案空白。將兒童安全教育納入九年義務教育課程體系,讓“安全教育第一課”作為小學新生入學第一課。
  “未成年人是防性侵教育最應儘快惠及的人群。很欣慰看到女童保護這樣的民間組織在推動防性侵教育,但這不可能只由民間力量來承擔,希望能通過民間力量能推動制度的建設。因此,把安全教育作為小學生的入學第一課,是最合適的。”童小軍說。
  女童保護項目的調查報告還顯示,82.89%的家長支持學校對孩子進行性教育。96.49%支持外來的公益組織在學校對孩子們開展“性教育”講座。87.72%的教師認為,有必要將“性教育”強制納入九年義務教育課程體系。
  在性教育渠道的選擇上,女童保護項目統計顯示,49.23%的孩子希望通過“學校或老師的渠道”接受性教育,28.72%希望通過家長,8.72%希望通過伙伴,8.46%希望通過畫冊、書籍等資料,4.87%希望通過網絡。
  北京性健康研究會理事黃莉莉表示:“性健康教育課是一定要納入兒童教育體系中來,而且越早越好。”
  童小軍建議,應當組織專家組儘快研究出台全國性、權威性、指導性的教師防性侵未成年人行為準則。比如“教師不得單獨對異性學生留堂、訓誡,如確有教學上的必要,應至少有一名同性教師陪同。如無同性教師陪同,教師與異性學生在室內單獨相處時,不得關門。否則學生可拒絕教師要求或告知監護人”等。
  “女童保護”項目建議,應鼓勵地方教育部門、婦聯組織、共青團少先隊組織、民間公益組織對普及防性侵教育先行先試,比如印發基礎性的防性侵知識小冊子、開展公益性的講座培訓及互動活動、開通防性侵維權熱線等。
  1 2 下一頁 flag:falsetitle:女童保護:將防性侵教育納入課程source:法治周末——法制網count:2318time:2014-03-06 08:14:32body:
  多位代表委員呼籲保護女童
  在3月2日由“女童保護”公益項目和團中央未來網聯合主辦的“女童保護全國兩會座談會”上,全國政協委員、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談到:“女童是未成年人,她們無法表達自己的真實意志,我們有責任呼籲保護女童。在兩會上,我也將為女童保護髮聲,提出相關建議。”
  朱征夫認為,這麼多性侵兒童案多發的一大重要原因,是兒童性安全教育的極度缺乏。“在很多孩子眼裡,老師家長的話就是權威。當權威人士來侵犯他的時候,他們可能連喊都不知道。”朱征夫如是說。
  朱征夫、曹義孫還在座談會上提到了一個歷年兩會都曾被提及的“老問題”:廢除嫖宿幼女罪。
  朱征夫認為,近年來我國已經發生了數起適用嫖宿幼女罪造成巨大負面影響的典型案例。2013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答覆人大代表建議時,明確表示完全贊成廢除嫖宿幼女罪,希望能與各界共同推動全國人大法工委儘快立項廢除該罪名。
  全國人大代表、西昌學院法學教授王明雯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透露,在本次大會上她將特別關註刑法修訂,呼籲修改強姦罪、廢除嫖宿幼女罪,以更好地保護未成年人。
  朱征夫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我國目前缺少公共監護制度,導致留守兒童、流動人員子女已成為兒童性侵害的“重災區”。與國外不同,即使孩子被監護人傷害,目前我國不能剝奪監護人的監護權。建議設立公共監護制度,拓展父母監護以外的補充監護。
  在新浪微博“依法保護未成年人安全健康成長”的微訪談中,全國政協委員、遼寧省朝陽市檢察院副檢察長邢吉華在回答網友的提問時也談到,目前缺乏對家庭、對未成年人監護權的監督制度,這是我國目前法律制度不健全的問題。建議建立全國性的、專門的、專業性的未成年人保護機構,目前我國還沒有專門性的機構,這個機構應該是政府職能部門,應該具有行政執法權。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教授俞金堯則建議,可以借鑒國外經驗,建立性侵犯者備案制度:“這些人的姓名、照片和罪行等,全國聯網供人們查詢。不僅對犯罪分子起到更大的威懾作用,更對未成年人及其監護人提供信息保障。”
  影片《許願》中的素媛是不幸的,她遭受了這輩子也許都難以磨去的災難性的傷痕;但素媛也是幸運的,因為她的身邊總有那麼一群人在保護她鼓勵她。對於遭受性侵的兒童而言,同樣也需要更多的關懷。
  邢吉華認為,關於未成年人案件的媒體報道應該有所限制,儘管現在還沒有法律規定,對此類案件的過度報道或者炒作,不但對案件的相關當事人造成諸多不利影響,而且對案件的正常處理也會造成不利影響,最後案件處理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都不一定好。
  3月4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副秘書長、發言人傅瑩在新聞發佈會上提到:“全國人大常委會要對未成年人保護法進行執法檢查,使這部法能切實得到執行,切實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讓孩子們健康成長。社會也要給予女性、孩子更多的關愛、理解、支持。”
  上一頁 1 2
創作者介紹

sammi

nuvdyrvxa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